• Rawgical Thinker

乾乾控轉生食血淚史:II. 轉機


從某一天開始,我發現他老人家偶爾會去吃家裡另一隻全生食貓咪的食物,雖然只有舔一口,我也不知道有沒有真的吃到。


這時市面上開始出現許多凍乾的品牌,因此我開始嘗試給他吃生肉凍乾,並從中得到靈感:把飼料磨粉跟凍乾一起加水給他吃,既可以提高攝水量,又能提高蛋白質含量。因此老人家菜單中的飼料品項,被改成飼料粥。飼料粥被吞噬的速度,跟純飼料基本上是一樣的,除了秒殺,就只有秒殺。


秒殺對於許多貓奴來說,結果都是可以預期的:他絕對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可能性,在把那碗食物吃下去的15分鐘內再把他全都吐出來。因此,我得想辦法把這個連牙齒都不需要使用的食物,讓他吃得慢一點。


我試著在他吃幾口後拿走,強制他慢慢吃...但對於早上愛睡到最後一秒鐘才起床的人來說,並沒有那麼多時間跟他耗。且此舉會遭受天怒貓怨的劇烈抗議,嚴重到我會被追著跑,還好他沒有手可以拿東西丟我。


因此我開始嘗試偷偷在飼料粥裡混入生肉泥,一開始只有半湯匙,他完全沒有察覺。我就大膽的再加半匙,結果成功減緩進食速度,達到少量多餐的目的。他會吃個兩口,去旁邊晃晃,再去吃兩口。

飼料罐頭粥對於增加乾乾控貓咪的水份攝取也很有幫助。

這個方法非常適合只有一貓的家庭,或是其他貓對食物都沒甚麼興趣的狀況下可以使用。( 是的,我家另一隻貓基本上認為,自己吃空氣行光合作用就會活,所以此套路完全可行 )


這個"粥"期,大約持續了一年,期間我必須很小心的拿捏他能夠忍受的生肉量,只要不小心超過一點,那碗食物就只能送給微生物享用。


轉食一定有風險,生肉投資有賺有賠,轉食前應詳閱相關注意事項:安全的餵食生肉骨。

  • Rawgical Thinking on Facebook
  • Ragical Thinking on Instagram
  • Rawgical Thinking on YouTube

© 2019 by Rawgical Think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