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awgical Thinker

乾乾控轉生食血淚史:III. 貓鼻子


我終於遇到了瓶頸。


飼料粥裡的生肉比例增加到某個程度以後,再也沒辦法加更多;有時牛肉可以放多一點,換成雞肉又要少一點;羊肉可以多一點,鵪鶉又要少一點。


我只能說,貓鼻子真的是一個很難搞的小東西,跪著求他都沒有用。


近年來商業生食品牌一個接一個地出現,有時為了怕一忙來不及做肉而斷糧,也會買一些放在家裡備著。並且,因為怕另一隻不能吃飼料的貓誤食有飼料的肉,我們人類出門前,會先確定老人家吃飽了,接著留一碗生肉在外面放著,讓仙女貓慢慢吃。

生蛋也可以拌在飼料粥裡面

慢慢的,每次回家,發現空碗的機率越來越高。我們在家時也觀察到,老人家去生肉碗光顧的時間也越來越頻繁。我開始注意被清盤的生肉是哪個牌子,並且開始嘗試只放一碗生肉,觀察他到底會不會去吃。有一天,就這樣被我找到了一個他甚麼都不加,就能直接吃光光的生肉品牌;再過幾個月,連我做的生肉,願意吃的機率也變大了。


與此同時,碳鋼製的舊絞肉機退役,我換了一台全不銹鋼的絞肉機,老人家比較賞臉說不定是因為少了一點金屬味也不一定;而人類與貓鼻子將近四年的戰役,在沒有任何人類或貓咪受傷或挨餓的情況下,終於告一段落。


轉食一定有風險,生肉投資有賺有賠,轉食前應詳閱相關注意事項:兼顧完整的營養。

  • Rawgical Thinking on Facebook
  • Ragical Thinking on Instagram
  • Rawgical Thinking on YouTube

© 2019 by Rawgical Thinking